箧笥

【黑苏】隔夜脑洞不好回忆的

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,决定这个事必须找外援,鬼知道肚里那个到底是不是人崽子,能不能给大家四十周的缓冲期啊?
苏万拉着他俩的手,哼唧哼唧,我明年还要高考呢,我再复读一年我妈麻将都不要打了,非得天天打我不可。
黎簇深吸一口气,我给吴邪打电话。
吴邪这边要笑疯了。
妈呀,现在小年轻真能搞事,地底下走过多少来回,谁见过还有这种后续发展啊?边听黎簇怒吼边乐,中间还夹杂着梁湾跟苏万的劝阻“大哥你小点声这里是医院啊要有公德心”,群口相声似的,太开心了。
乐完还是勉强找回了成年人应有的担当,放心,你跟苏万这两天在家把行李收拾一下,回头我亲自去接你们。
苏万有点犹豫,把手机接过来,吴老板,我要去杭州呀?那我怎么跟我爸妈说啊?
吴老板打包票,没问题,一定搞定。
放下电话又想乐,结果发现对面那位黑同志已经半凝固了。
怎么啦师父,小师弟要给咱们师门添丁进口,算算也是件喜事,你都要当师爷啦!这辈分涨的多痛快!
老黑师父厚重的黑眼镜片都掩盖不住他眼神的呆滞,艹,差辈儿了,我他妈是要当爹了。
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吴老板接受度果然不是一般高,他非常冷静地琢磨了一下,把电话回拨过去,鸭梨啊,苏万今年生日过了吗?啥时候过的啊……你先不要激动你仔细回忆一下啊……
黎簇说我很冷静,他生日在年底,还没过呢,你瞎打听这个有什么用?你要干嘛啊?
这怎么没有用,吴邪清清嗓子,我一个遵纪守法好公民,坚决要同不法分子斗争到底!小苏要是还没过生日,有些死不要脸的老流氓就必须受到法律制裁!
黎簇一脑门问号,这都什么跟什么?
对面的电话已经被老黑同志空手夺过,那个,鸭梨啊,你让苏万接一下电话。
苏万眨巴眨巴眼,伸手接过来,师父……
齐老黑干咳了一下,苏万啊,那什么,你放心,这个事有师父在呢,师父会负责的,你只管听话来杭州啊……苏万粉白的小脸瞬间红了好几度。
一旁忙着补病历已经沉默很久的湾姐惊的深吸一口气,妈呀,你个小屁孩儿——你快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!

评论(7)

热度(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