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青少年的美德之一就是心大

苏万心说我也不知道呀。
吴邪问他想没想过怎么处置这个孩子?他下意识就抱住了自己的小肚子,他没有过很长的人生计划,最久远的打算不过是明年高考一定要考好最好能上二幺幺,孩子这种问题太超纲了。他一时不能回答。
男孩子怎么能生宝宝呢,他心里很犯嘀咕,不能细想,一想就要心慌,小脸儿上挂点忧愁的影子,唉,好烦。
吴邪搭着他瘦瘦的小肩膀,也开始替他师父发愁,老不死的,摊上这叫什么事儿啊……又一想这孩子可能还没成年,啊,作孽。
倒了八辈子霉了,入这么个师门。
倒霉师父这个时候就刚好走过来,假模假式咳咳两声,吴邪,王盟刚才找你,说有点事。
大师兄似笑非笑站起来,轻飘飘应了一声,傻乎乎的小师弟一见到师父脸上愁色就跑的无影无踪,两排小扇子似的眼睫毛都忽闪的盈盈有致,太碍眼了,吴小三爷看了一眼就潇洒转身,欺负谁单身一个呢。
苏万不晓得他师哥嘴里没声儿的嘀嘀咕咕些啥呢,黑眼镜擦着他肩膀坐在栏杆上,他才后知后觉的觉出面热。
呀,脸红了,他想,这时候脸红多奇怪呀,但就是控制不了,他两只手握在一起,小心翼翼护着肚子里的小东西,在晚风的一丝凉意里,悄悄的缩起来。
这个气氛太奇怪啦,廊下的深绿色植物有很宽大的叶子,里面藏着小虫子,叫的热闹,惹得人心里乱。
这么静又这么吵的夜里,很适合一堆人坐在一起东拉西扯,谈天说地,但是被人暖呼呼的抱进怀里的时候,苏万又觉得,两个人也还好吧,不说话也行。
他师父从一出场就是特别有本事特别棒的人,一看就特别可靠。他把头抵在师父的肩膀上,有点安心了,师父啊,他声音轻轻的,师哥问的我心里特别不踏实。
老齐抬起下巴在他头顶蹭了一下,没事儿,师父都听见了,不要怕,想做什么都有师父给你顶着呢。
苏万嘿嘿笑起来,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。

评论(3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