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大宝宝,小宝宝

靠谱的医生不好找。小三爷在杭州地头也算是很有面子,但技术活儿隔行如隔山,不是内行人家忽悠你那就是顺嘴的事儿,这道理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。


更何况找来了你打算让人家医生怎么看啊?难为人。


好在小苏苏这几天对杭州菜新鲜感十足,能吃也能喝,吃饱喝足背单词刷真题也比较有精神,左右护法十分欣慰。就是二位日常还不太对付,当年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情谊是早就凭空蒸发了,半点不剩。


黎簇觉得齐老黑纠缠青少年死不要脸,齐老黑觉得这臭小子天天没有眼力见儿就会碍事;苏万忙着一边念叨“氢氦锂铍硼符号看象限”,一边背ABC读古文,觉得这两个人好无聊,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做只会闲晃,好烦。


黎簇偷偷问苏万,你真的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啊?


苏万嘿嘿嘿,嘿嘿嘿,嘿嘿嘿。


他始终觉得没有哪个男孩子是要生宝宝的,但是肚子里这个小小的宝贝是个奇怪的奇迹,虽然它还不会活动,不能跟自己沟通,但它就在那里呀,隔着血肉,隔着皮肤,隔着衣服,他还是能感觉到。


而且师父也很想留下它呀,虽然他岁数大了不大爱说真心话,但是这些天他变了好多,温柔的怪教人不习惯的。


苏万很乐天,生孩子最艰难也就是肚子上切一下吧,这个可以忍啦。


他反过来数落黎簇,鸭梨你还要不要高考啦,你都不复习,整天叽叽歪歪的干嘛呀。


黎簇假装气哼哼的跑了。


午饭的时候齐老黑还是继续服务第一,苏万拿胳膊肘蹭蹭他,师父你也吃饭吧,不用老是顾着我,他瞅了一眼黎簇,饭菜凉的快,一凉就不好吃了。


黎簇翻个白眼,放心,我今天不想收拾桌子。


一大早吴邪跟王盟就下郊县去收几个小玩意儿,家里只有他们三个人,黎簇自觉没人给他搭手,才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干家务。


结果苏万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东西,吃饱了把碗跟盘子摞一摞,师父我帮你洗吧!


黎簇想割袍断义。


齐老黑接过碗盘,非常挑衅,非常自得的轻笑一声,半搂着小徒弟走了。


年轻人,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岁数大了读书就是多的某黑

评论(3)

热度(10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