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最重要的还是瞎扯

苏万吃饱了倒也不怎么犯困,他今天睡了一路,现在精神还不错,难得住进这种南方院子,他有点想四处逛一逛。
但是天到底黑了,这院子里住的人又不多,放他一个人乱跑能不能跑回来还真是个问题,吴邪站起来,冲他左右两边二位护法点个头,走吧,小师弟,我尽尽地主之谊,陪你溜达会儿权当消食。
苏万左瞅瞅右瞅瞅,觉得新奇,白墙黑瓦之下哪里都是深浓的绿色,就连石头上都长满青苔,灯火昏暗,看上去茸茸的。
他看着是无忧无虑的,这让吴邪觉得很有意思,谁摊上这个事儿还能这么轻松?这孩子心真是大。
小师弟,我发现你心理素质可以啊,吴邪笑吟吟的,嘴里叼着根牙签,临大事而不乱,有点大将之风。
苏万的眼睫毛忽闪忽闪,吴老板你可别逗我,我哪有什么大将之风,我妈说了,遇事发愁是最没有用了,天大的事也总会找出办法的,人总不能先把自己吓垮,他犟犟鼻子,再说了,你们都为我操着心呢,我就很放心了。
有点意思,吴邪还是笑,这个想法很好,很积极向上啊。他把牙签拿在手上,不过你都一口一个“师父”管老黑叫的那么热乎了,怎么还管我叫吴老板啊?
他捏了捏这小孩儿细溜溜的小脖子,叫师哥。
这边师哥师弟联络感情发展的挺好,屋里头呢,那就是娘家人看老流氓,怎么看怎么糟心。
苏万前脚一出屋门黎簇后脚就扯着王盟大张旗鼓地收拾桌子,摆明欺负齐老黑一顿饭净伺候徒弟,压根儿没吃两口,这种小学生伎俩连盟哥都觉得幼稚,真幼稚。黑眼镜冲他俩摆摆手,得嘞,表明态度不跟中学生一般见识,三两口扒完饭,放下碗扭头就走。
他自己有窝,一年到头住在吴山居的日子也没有几天,不过这回情况特殊——吴邪给他分析,苏万毕竟是富养大的娇贵孩子,肚子里那个又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,身边肯定不能离人照看,就指望他这单身半辈子的德性,谁照看谁呀?
吴邪替他打算,先把人放吴山居,这儿毕竟都是熟人,知根知底的,过两天找个自己人来仔细做个身体检查,排除一下健康隐患,等到月份大一些,实在遮掩不住,就把人送他奶奶那儿,老太太看着柔和还带点小迷糊,住的地方实则铁桶一块,半点风声都漏不出去。
齐老黑听着很有道理,这样安排的确是最好,但是这里边还是有个问题,他想着得早些问出来,能有个准确答案最好。
苏万,这孩子,你打算留着吗?

评论(2)

热度(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