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嘿嘿嘿嘿终于见面了

到吴山居门口天已经黑透了,黑瞎子老早就等在大门口,两盏那么老大的红灯笼打下光来,衬得他黑里透红,老远看着格外显眼。

吴邪跳下车,哟,师父,这么惦记我呢,出个门还给我等门呢?黎簇扶着坐得脚软的苏万慢慢爬下车,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,还没等苏万站稳,一个箭步挥着拳头就冲齐老黑招呼上了。

黎簇这等速成的三脚猫功夫,齐老黑收拾他不跟玩儿似的,但是吧,毕竟也是活了百八十……这么多年的男人,生存的智慧告诉他,娘家人是万万不可得罪的。于是二人成功扭打成一团,谁也砸不着谁吧还难分难舍的。

苏万坐车的时候就有点晕,一路上也就吴邪逗着他说了几句话,剩下的时间不是睡就是喝水,什么也没吃,这会儿久违的有点饿,还有点内急,他很有危机感的抱着还没怎么凸起的小肚子,小步小步挪过去,喊师父,鸭梨,你们别打了好不好。

吴邪在身后无情嘲笑,就这还算打架啊,猫舔毛似的,闹着玩儿呢吧。

地上滚成一团的两个人好尴尬的,妈的就这么丢开手太丢人了,这辈子就没打过这么挫的架啊!

最后还是等不及的小苏苏上手把俩人给拆开了,他急着要先去洗手间,吴邪领着他直奔后院,后面黎簇跟黑眼镜你一包我一包扛了七八个大包,全是苏万家爸妈对大宝贝儿的一腔热爱,臊眉耷眼的去找王盟卸行李了。

杭州菜很清淡的,意外对苏万现在的胃口,本来他是那种可乐炸鸡汉堡包的喜好,现在可是吃不下了,走在肯德基门口闻着味儿肚里都要闹,这一晚上吃的特别高兴,虾仁鱼圆还有笋干,宋嫂鱼羹加勺醋,哎呀真好喝。

齐老黑一开席就强行坐在他左手边,盛汤递碗还管擦手,黎簇一顿饭下来横眉竖目没个好脸,这师徒俩愣是一点自觉都没有,黏黏糊糊的,咦——

吴邪跟王盟看的开心死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