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随时随地都有新脑洞

黎簇脑壳痛。
真的,生活对待一个高三复读生真的太苛刻了,成绩成绩搞不上去,走路都能莫名其妙被抢被绑九死一生,现在连人际关系都发生了重大危机!
梁湾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露着“我要细节每一个细节八卦消息无法拒绝”的气息,逼得苏万直捂脸,哎呀湾姐你别看我了我没法说呀。
行,黎簇双手叉腰,堵在他跟前,跟湾姐没法说,那你就跟我说说呗。
苏万把手稍稍放下一点,怯怯地,说什么呀。
黎簇怼他你说你想说什么?这孩子怎么回事啊?怎么又跟黑眼镜扯上了?他还负责他要负什么责?你们俩怎么回事?
苏万不捂脸了,改抠手,哎呀,就那天晚上么,要出沙漠了,大家都好兴奋的,然后我就喝了一点点酒,喝完就有点太high了,师父可能也high了,然后就……就……哎呀我想着反正我是男孩子嘛,有什么呀!
有什么呀,黎簇眼睛都要瞪裂了,你说有什么呀!你肚子里那个呀!
声音大的吓死人。
小苏苏给震的一把抱住肚子,冲他小小声抱怨,你不要这么大声吼啦,万一吓到宝宝会不好的,梁湾还在一旁帮腔,对对对,宝宝现在看起来只有十周左右,需要稳定的生长环境,不然对孩子对母体——呃父体都会有影响的……
黎簇好想吐血。
另一头也不太平,齐老黑心头余震未平,吴邪更是打从心底里乐意给他添堵——师父,苏万同学活了十几年都是个小纯爷们儿,那这个……总不能是你们这帮老不死的,岁数活的太长,变异了吧?
滚。
别呀,我这满足了求知欲,才有动力继续前行,小师弟那头还等着我去收拾烂摊子呢。
黑眼镜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,妈的这个把柄也太大了。
你……为了进古潼京也没少翻阅古籍,查了不少东西,有没有看到过一种叫“珠胎”的奇珍?
吴邪轻扣两下茶桌,略一思索,好像有点印象,但这玩意儿有真家伙?“玉枝金叶,一株一果,千年不落”,听起来更像传奇小说啊?难道……
没错,黑眼镜搓搓脸,瘫坐在椅子上,古潼京里就有一个,我看这玩意儿就是个大果子,摘了它给苏万拿着玩儿,这熊孩子没心眼儿,擦两下就给填肚子里了……
靠,吴邪憋不住又要笑,写书的人说这东西吃完七天之后,不管男女老少是人是鬼,都要“春情勃发”,黑爷,人家还小呢,还是个熊孩子,怎么就一勃发把您也给带迷糊啦?
黑眼镜瘫在那儿浑身都稀软,我那不是赶巧了吗……要不说喝酒误事啊,我还以为书上说它是“求子仙药”纯属虚构,结果还真是无差别攻击啊……我这一世英明……
吴邪站起来拍拍裤子,得嘞,已成犯罪事实就不要再挣扎了,我去收拾收拾,后天去把人接过来,到时候,您老看是要切腹谢罪还是剁X求生,都行,啊?
说完溜溜哒哒就走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