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琐事记】

这一段儿是孩子也生了学也上了之后。
长白山是个什么情况?不知道。
总之张小哥回来了。
七月份苏万放暑假,打算拖家带口的去找师哥玩儿,来之前跟黎簇打电话,黎簇正跟着吴邪天南地北跑,小小万记性好,许久不见干爹也高兴的不得了,对着电话呜哩哇啦的话还说不清楚,他说一句俩爹得跟着翻译一句,苏万跟着宝宝嘻嘻哈哈十分热情,哄的俩人当下就一合计,走走走,咱也回去休假去。
回去就知道是上当受骗了。小屁孩儿现在会走路了也会跑,白天一睁眼就闲不下来,眼瞅不见能趴好几个跟头,苏万跟老齐天天跟在后头累的是腰酸腿疼睡不好,这回逮着吴山居几位当壮丁,嘿嘿,两个人恨不能天天赖床赖到午饭时。
小小万倒是一点也不认生,这院里谁来带着玩儿都很捧场。入了夏这天是一天更比一天熬人,小孩子天天跑来跑去,更耐不住,嫌热宁肯光着屁股满院子跑,身上一根布条都不愿意留,黎簇拎着酷炫的钢铁侠小肚兜举着棒棒糖劝都没用,不穿就是不穿。好在鞋子是新买的,踩一脚红黄蓝绿的闪七彩光,一看就是吴邪他奶奶的审美,穿上如踩风火轮,非常拉风,倒不怕他扎脚破皮。
老远看见这么一个小哪吒,张小哥心头一阵恍惚。
走错门了?这家换人了?还是记忆又出错了?
他身无长物,又容貌过人,呆愣愣地站在门口,不是一般的扎眼,黎簇疯跑一阵好不容易逮着小祖宗,一把薅起来夹在腋下,扭头被他吓一跳,跟他打招呼,你好?
小小万人在半空也不耽误表现,眼睛眨巴眨巴,这个!好看!立马兴奋开口叫爸爸,小屁孩子心里长的好看的都是爸爸。
看来谁接生的还是随谁啊。
张小哥不晓得这其中原委,受惊不小,好在向来面部表情少,在黎簇看来他就是眼睛挺不小的。
两大一小在门口你看我我看你,看着看着王盟就拎着光头强保温杯出来了,他主要负责给孩子喂水喂饭喂零嘴儿,基本定时定量。
这下张小哥心里安定了,嗯,没找错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