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大势所趋请不要负隅顽抗

其实黎簇想歪了。
齐老黑虽然早年间不是个东西,最近几年做人也不咋地,但是底线还是有的,这一晚上一晚上的往苏万屋里跑,纯粹是应激反应后遗症。
孤家寡人半辈子,突然有人说打算给他生孩子,妈呀有点儿刺激过头。苏万心里不咋藏事儿,好吃好睡安稳平和,完全不知道屋里头有人打着地铺一宿一宿干睁眼。
他时常处于一种微妙的焦虑状态,有点亢奋吧,又有点抵触,话比以往要少,做事悠哉游哉,表情永远欠人收拾——心里倒架个小火炉,炉上坐着水,时不时咕嘟咕嘟冒几个泡儿,不为人知的热闹。
黎簇在屋里瞎折腾,吴邪跟去看热闹,老齐一口干了半碗豆浆,出去打发上门客人,王盟自觉坐在饭桌上陪着苏万剥鸡蛋,不让他落单。这是他们几个人没有商量过的默契。
王盟问他,今天吃的好吗?早上起来难受不难受啊?苏万点点头又摇摇头,嘴里塞着一口蛋黄说不出话,脸上笑眯眯的,明显吃的很舒服。王盟以前天天自己守店守得差点自闭,苏万怀孕之后店里热闹多了,他特别高兴,觉得这一大一小都是宝贝,因此特别上心。
要是什么时候老板也能带个小孩子回来就好了,王盟有时候会自己寻思,但是这个事说到底也不该他来操心。吴老板这些年天南地北来来去去的,心里装着事儿,有些他能猜到,有些他看也看不明白,真要有个小孩子,那也挺可怜的。
苏万嚼完两个鸡蛋的功夫,王盟他脸上一丝表情波动都没有过,正是神思飞出九万里,肉体直接待机,乃是他多年苦修出来的一门绝活儿。小苏伸手在王盟眼前连打几个响指,细看对面人连瞳孔都没有颤一颤,不禁叹为观止。
但是谁来陪我去厨房刷碗?小苏皱鼻子,孕夫独自干家务是不是不太安全?嗯?
完全不知道黎簇此时正在他卧室里安营扎寨,甚至还自带电热水壶跟按摩洗脚盆,吴邪惊叹,你这是要提前给师弟坐月子啊!
黎簇翻白眼,不想理他,他算看出来了,徒弟总归向着师父,吴邪跟黑瞎子就是一伙儿的,俩人齐心协力忽悠苏小万,这才几天啊师哥师弟一门儿亲,死党情谊还要不要了?
他把自己屋里一张席梦思两床褥子全给拖来垫上,床单被子枕头铺的整整齐齐,紧紧挨着苏万的拔步床,床上过个人不打他脚边走一遭都不可能;顺带手的,还把黑瞎子的铺盖直接挪去大门口,表示如果真会有什么事,那齐师父一准能够第一时间跑去叫人,绝不耽误一点功夫,所以这个位置真是绝佳,无可取代,无与伦比,无法形容的合适!
就是可能屋里进出个人吧,估计就得打齐师父身上一路踩过去。目的性太明显了啊黎同学。
吴邪看他瞎胡闹还挺高兴,偷摸给师父直播了一下,没一会儿苏万就甩着手上的水过来了。
进屋差点被地上横七竖八的铺盖卷绊一跟头,给吴邪吓够呛,黎簇连拉带踹的赶紧把老齐的铺盖给塞墙角,塞完被吴邪好一顿熊,熊完苏万还埋怨他,干嘛呀这么来回折腾,黎簇又怕又气又委屈。
人生真的有点艰难哦。

评论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