箧笥

【黑苏】团结啊团结是力量

苏万怀孕初期的反应按道理来说不算很重,对比一般孕妇,那简直好到天上去了,可惜身旁一堆糙老爷们儿,没家没口的,谁也不懂这个啊,一天天净跟着提心吊胆,吴山居人均体重不增反降。
吴邪跟两个复读生商量了一下,到底还是没请家教上门——小四个月了,就算苏万天天穿得宽袍大袖,行动间也难免要暴露身形——直接挑了某知名辅导机构的在线一对一指导课。
老齐同志收个关门弟子没咋挣着钱,咸猪肉都没得一条,一看官网上明码标价,差点脑溢血。
还真他娘的知识就是金钱。
有个正经老师给督促着,俩备考生比之前安定多了,饮食作息学习日程全跟着老师安排走,没出三天黎簇就想出门打工自力更生。
没办法,出钱的是大爷,老齐自觉自愿掏棺材本儿买课时,哗啦啦一长串要求事无巨细,全是可着苏万一个人量身定做。
学习这么纯洁的事情,老师这么神圣的职业,怎么就活活沾染上一股酸臭气息?
黎簇有些想念杨精密。
苏万整天埋头苦学,勤勤恳恳,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还得抓紧活动预防下肢静脉血栓,梁湾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给他发语音,提醒他不能犯懒不能大意不能老坐着不动弹,他哪儿能那么早早醒准点起啊,全是齐老黑替他默默记在心里。
上岁数了,觉少,得到处溜达,有天晚上齐老黑跟半夜憋醒上厕所的吴邪走个碰头,顺嘴糊弄一下大徒弟,然后非常自然的钻进了小徒弟的卧室门。
吴邪困的直犯迷糊,想了又想,决定还是得赶紧落实一下,这小师娘到底是成年了没有啊?
完了第二天很自然地就说秃噜嘴了。
黎簇目眦欲裂,眼看这一桌豆浆油条小笼包好悬要保不住。
苏万捧着碗喝了几口,觉得还是不放糖比较香,剩下大半碗甜兮兮的都给师父,还指定要求油条不能整根搅在一起吃,必须拆开,一半蘸豆浆一半蘸白糖,然后再合着吃,这也算孕期开发出来的新口味。
黎簇气极而冷笑,吴邪试图和稀泥,哎呀,师弟现在情况特殊,晚上有个人在旁边照应总是好事,万一有点儿什么,也能帮个忙啊是不是?
王盟跟着搭台,对对对是是是,孕妇身边不能离人。
黎簇咣当撂下碗就去收拾铺盖。
怎么着?你要走啊?吴邪袖着手看他倒腾褥子枕头。
走个屁,黎簇卷了个大铺盖卷,不能离人是吧?他出门拐进苏万的屋。
我晚上也睡这儿!多个人多份力!

评论(3)

热度(77)